时代的肖像 – 徐航采访

谭眆莹 10/18/2013

谭: 您是如何开始水墨画创作的?为什么会选择以水墨画的形式进行创作?

 徐:因为工作的关系,让我开始水墨画的创作。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,被老师推荐到《荣宝斋》杂志工作,因为行业的关系每日打交道的都是水墨艺术家,老中青三代都有,不停地采访、整理、编辑。大量的工作后,就有想法尝试水墨画创作,加上我自小长大的地方就是一个水墨盛行的地方,也是中国的书画之乡,从机关到农村都有着大量的人从事着水墨画创作。你一但有机会接触上水墨画,就会让你终生不愿意放弃,就像和不同的情人约会一样,太有意思了,最享受的是笔、墨与宣纸接触的那个过程,舒畅极了,所以没有理由不去拿一生来去和她在一起。

谭: 你的画作中,大部分作品都配以了一句时下中国社会正流行的短语或是一个词组。您是如何看待这样一种文字和图像的结合?文字是必不可少的吗?

 徐:水墨画,是中国最传统的画种,我不愿让她在我笔下走的太远,诗书画虽然不能全做到,我想让她能在我笔下感到这个时代的脉搏,那些流行的语言正是这个时代的产物,我所描绘的对象正是这个时代的一张张面孔,是用这种纪实的手法加以记录。我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分子,我生活在这个社会中,脱离不了与社会的关系。

谭: 这次您的作品与Tony Philips的作品一同在芝加哥进行展出,您如何看待这样一场中外之间的对话?您如何评价Tony Philips的画作?

 徐:我这些年一直在做个计划,开展与外国艺术家之间的对话,我想加大我与他们之间的交流,真正意义地找到文化之间的共同与不同,前不久刚做了中法艺术的对话,与法国艺术家琳达在一起做了展览。对我来说收获不只是画种的交流、国度的交流,我更看重的是我们之间的艺术对话。让我看到艺术的魅力与可爱,也看到了我们为什么都喜欢艺术。托尼的画我很喜欢,特别是那些小幅的黑白作品,他让我看到艺术创作的纯粹,这样小的画是如此精致,是值得我去学习借鉴的。托尼也让我看到了文化因不同而具有价值,也看到了中西文化上的差异,看到了中西艺术上的共同之处。

谭: 您平日的创作习惯是怎样的?您的作品很多都与现实/日常生活情景有关,那您平时是一个观察者吗?您会如何记录下自己平时的观察?

 徐:画画是我生活中的一个必须,每周必须留给自己画画的时间,不然会很烦躁,就像别人去娱乐、去锻炼一样,画过了我才更轻松。我的作品是我身边的生活,我不去刻意的记录,我描绘的是一切感动我的图像。

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英语

文章分类 新闻,活动